欢迎光临福建体彩网平台【真.厉害】

Banner
主页 > 行业知识 > > 内容
充電樁選址難、居民不配合……禁電瓶車進樓道
- 2021-03-21 18:38-

  今年截至目前,上海已發生381起電動自行車(簡稱“電瓶車”)火災事故,導致20人死亡,死亡人數超過前三年總和。僅8月以來,本市就連續發生3起事故,均為電瓶車充電電池所引發,累計造成12人死亡。小區裡常見的電瓶車停在樓道裡充電或飛線充電,已成為社區安全的嚴重威脅,規范迫在眉睫。

  一個好消息是,12月11日起,《上海市非機動車安全管理條例(草案)》開始征詢公眾意見,意味著上海非機動車管理進入立法階段。

  具體到社區,要想杜絕電瓶車不規范充電,仍面臨諸多難處。比如,申城不少老小區空地捉襟見肘,如何騰出地方安裝集中充電裝置?又比如,集中充電點有了,如何讓居民願意走幾步路、花點錢去集中充電點充電?

  上海電瓶車保有量約1000萬輛,實際使用量約800萬輛。充電是市民生活中的高頻事項。在一些小區,居民不是不想安全充電,而是小區裡沒有集中充電設施。

  為了解決小區內“飛線充電”亂象,寶鋼八村利用小微空間探索解決非機動車充電難題。12月14日,記者前往寶鋼八村實地探訪。一走進小區南門,就看到每幢樓門前都劃出了3米左右的非機動車停車位,自行車、電瓶車排放得整整齊齊。29號樓前,牆上有個方方正正的盒子,這便是“門幢智能充電樁”。左側閃爍的紅色數字對應著下方5個插座,投幣、刷卡或掃碼后,按下與插座對應的白色編號按鈕,便可給電瓶車充電。李大爺告訴記者,每充4個小時才收費1元,“真的不貴,安全方便多了”。

  建於1978年的寶鋼八村,2018年“美麗家園”改造結束后,整個小區面貌煥然一新。然而,“飛”下來一根根凌亂交纏的電線,讓居民區黨總支書記張和賢憂心忡忡:“看著不美觀不說,還存在很大安全隱患。”為此,居委會一邊在樓下宣傳欄張貼告知書,宣傳飛線充電的危害,一邊上門勸阻。其間,張和賢沒少被居民回懟:“你有地方讓我們充電嗎?”為此,居委會聯合業委會、物業多次召開會議,還向居民征求意見,最終確定在小區現有的3個公共停車庫選址修建集中智能充電樁,交由物業統一管理。

  2019年初,52個充電樁安裝成功並啟用。本以為集中充電樁裝好后,飛線充電現象能大大改觀,結果居委會巡查發現,仍有大量“飛線”存在。業委會反饋了居民意見:52個充電樁難以滿足300多戶用車居民的需求,覆蓋范圍也有限,距離車庫稍遠的居民仍選擇省事的方法。如何擴大覆蓋范圍?再新建集中充電場所就要破壞綠化或佔據機動車停車位,勢必遭居民反對。反復盤算公共空間,隻有每個門幢口旁邊3米左右的空間可開發利用。設想提出后,物業找到一家願意嘗試安裝小型充電樁的公司。最終,89個門幢有77個符合安裝標准,安裝資金由業主大會征詢意見后動用公共收益解決。

  今年6月1日,“門幢智能充電樁”投入使用,385個門幢充電樁和52個集中充電樁充分滿足了居民電瓶車充電需求。如今,小區裡飛線充電的現象幾乎不存在了。

  近年來,上海將小區新增電瓶車充電設施列入政府實事工程,截至今年11月13日,已有733個小區新增集中充電設施。但記者走訪發現,集中充電設施閑置現象普遍。

  位於虹口區大連西路250弄的西南小區曾面臨這樣的尷尬:有2000余戶居民的老公房小區,內有菜場、商業網點、學校,出租率高,電瓶車數量龐大,充電安全問題突出。居民告訴記者,早在2017年,小區就曾借“美麗家園”建設改造了非機動車停車棚,加裝智能充電設施。或許是因為入棚停車每個月要繳納20元停車費等原因,小區飛線充電現象仍然嚴重。為勸阻居民,小區所在的兩個居委會之一的曲二居委會組建了一支由樓組長和退休老黨員組成的監督員隊伍,每天在小區內巡邏,看到飛線充電即上門勸阻。曲二居民區書記王國霞認為,阻止亂象還得用好居民自治,由居民勸阻居民效果更好。

  12月15日,記者在西南小區看到,每個門幢前都停著幾輛電瓶車,但沒有飛線充電現象。西南側一個車棚內,盡管是白天,4台智能充電設施前停著不少正在充電的車輛。一位居民說,由於充電位有限,不少居民利用白天“錯峰充電”。也有居民提出“不讓飛線充電,小區要提供足夠的充電停車位”。王國霞稱,小區中央綠化長廊已在改造,將作為集中充電處,預計新增150個充電停車位。

  同樣是勸阻,徐匯區田林十二村打出“組合拳”。12月15日,記者來到田林十二村。老小區南北兩側各有一個具有藍牙門禁、人臉識別、煙感探頭、消防噴淋的智能車棚,可停放約220輛電瓶車。居委會、物業、轄區派出所合作,還出台一套勸阻飛線充電的辦法:首次發現,拔線勸阻﹔二次發現,拔線將充電器收至居委會,居民領取時再次勸阻﹔三次發現,將充電器收至轄區派出所,由民警對居民進行談話教育。“有民警出手,再加上充電器被收走確實不便,勸阻效果很好。”田林十二村居委會書記趙國慶說,今年小區又在41個門幢前增設小型充電車棚,“門幢口就能充電,居民自然不會飛線了”。

  在虹口區西南小區不遠處的曲陽大樓小區,價格杠杆成了最有效手段。曲陽大樓小區有高層和多層,以前樓道充電和飛線充電現象都存在。如今記者在小區裡看到,位於多層樓下方的地下非機動車停車庫整潔明亮,一輛輛電瓶車整齊停放在劃設好的100個車位上,由智能充電站管理充電。小區所在的玉四居委會書記張卓稱,地下非機動車庫由業委會動用小區維修資金改建,免費提供給居民停放,居民隻需支付0.2元一小時的充電電費。

  在申城不少高層小區,如今也用上了名為“梯控”的技防硬手段。在虹口區東五小區,居民董老伯向記者演示:一輛電瓶車推入電梯后,電梯門頓時卡住,同時響起廣播,提醒發生“不安全乘梯行為”,必須將“電瓶車移出電梯”。東五小區業委會主任黃國平說,將電瓶車圖片輸入后台,電梯一旦檢測到電瓶車就會啟動控制程序,“不僅解決了充電安全,鄰裡間為了電瓶車上下樓紅臉的事也少了。”

  記者走訪的這些小區,雖探索出不少經驗,但社區管理者仍有不少困惑。黃國平說,對小區少數屢勸不改的飛線充電“老頑固”,怎麼處理?張卓說,在小區挖潛安裝智能充電樁時,需調整綠化,方案征詢時,因為兩位居民反對,最終不得不放棄,這樣的矛盾有沒有好的化解辦法?

  上海市委黨校現代社區發展研究中心主任何海兵認為,電瓶車充電亂象是社區治理中的難點,要通過立法執法“硬治理”,也要通過自治實現“軟治理”。要將集中充電設施的安裝、電瓶車充電管理等事宜納入小區自治。比如,充電樁怎麼配置、如何分布、誰來管理、如何收費、應配置怎樣的智慧管理手段等,社區管理者應充分聽取居民意見,多方協商,優化方案。居民區黨組織和居委會要搭設平台、牽頭協調,發揮樓組長、志願者作用,協同業委會化解矛盾。